告別網箱養魚 轉產轉出新生活

2018年06月11日   來源:遵義網     訪問次數:0

   網箱養魚,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的興起到今年5月中旬,遵義境內河流最后一個網箱的拆除,歷經30余年。

  30年來,通過網箱養魚,不僅解決了我市群眾吃魚難、吃魚貴的問題,還成為庫區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主要途徑。可以說,網箱養魚在我市水產業發展中,曾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網箱養魚給庫區水環境及航道安全帶來的隱患和危害越來越大,拆除網箱養魚已是勢在必行。

  漁民上岸后,他們的生計怎么辦?我市吃魚問題又將如何解決?帶著這一系列問題,連日來,記者走訪播州區、湄潭縣等地,走進漁民家中,探訪網箱拆除背后的故事。

  網箱養魚:從興起到過度發展

  市水產站站長趙譜遠告訴記者,上個世紀80年代,在網箱養魚開始之前,一般家庭很少在平日里買魚來吃。

  我市是典型的喀斯特山區,山多平地少,池塘面積更少,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說法。傳統的漁業生產技術和生產方式無法滿足群眾對鮮活水產品的需求,但我市流域、水庫眾多,地下水豐富,這為發展設施漁業創造了條件。

  上個世紀80年代末,根據當時省委、省政府的有關要求,我市開展了以網箱養魚為代表的設施漁業的研究、試驗推廣和應用,解決群眾吃魚難、吃魚貴的問題。

  而后,隨著烏江流域梯級電站的開發,相繼形成了烏江、構皮灘、思林等水庫,為發展水產業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庫區移民利用水庫進行漁業養殖。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市網箱養魚大量興起,其中,烏江水庫是網箱養魚最為集中、規模最大的區域。

  由于庫區群眾發展網箱養魚的積極性很高,很快就形成規模化發展,并出現了過度發展的狀況。據市農委有關數據顯示,我市烏江干流(遵義段)的烏江水庫、構皮灘水庫、思林水庫,赤水河支流的圓滿貫水庫、楊家園水庫及芙蓉江流域的魚塘水庫和良坎水庫等在高峰時期網箱養殖實際面積達1690.5畝,其中規劃面積551.2畝,超規劃和無證面積達1139.3畝。

  由于網箱養魚的過度發展,超過了水體的承載能力,水質逐漸惡化,給庫區水環境及航道安全帶來隱患和危害。

  認識到這些問題后,在2010年,我市就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新增水域漁業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確凡是未經批準的漁業船舶、網箱嚴禁下水,有一起取締一起,并統一規范網箱的結構。2015年、2016年,我市各縣(區、市)相繼制定新的《養殖水域規劃》,對未依法取得《水域灘涂養殖證》擅自進行養殖及超越水域灘涂核準面積的,依法拆除。

  2017年,我市又出臺了《遵義市整治網箱養殖實施方案》,對依法取得水域灘涂養殖證但超越水域灘涂核準面積的和依法取得水域灘涂養殖證、養殖面積未超標的分別進行明確。按照有關節點要求,2017年12月31日,已全面拆除超規劃和無證網箱養殖,剩余規劃面積于今年5月15日全部拆除。

  至此,網箱養魚退出歷史舞臺。

  漁民上岸:轉變新方式開啟新生活

  然而,漁民轉產上岸,路在何方?

  芒種時節,在播州區石板鎮池坪村稻魚綜合種養示范區,機器轟鳴,翻田插秧,一派繁忙的景象。

  韓愛群告訴記者,趁這個時節插好秧后,就要忙著下魚苗了。

  而在兩年以前,韓愛群還在烏江水庫從事網箱養魚。

  說起曾經的養魚歷程,韓愛群滿是回憶。1997年,韓愛群從市區來到播州區三合鎮,開始了她的網箱養魚之路。而后,隨著網箱養魚的過度發展,看著烏江水從最初的清澈見底到水體富營養化出現黑綠色,韓愛群心里是極度矛盾的。

  作為原遵義縣漁業協會會長,在個人利益面前,韓愛群有著與一般漁民不一樣的認識,經濟增長不應該以犧牲環境為代價。2016年,響應當時的政策號召,韓愛群在賣完最后一批魚后,主動離開了生活了18年的地方,成為播州區烏江水庫第一批上岸的漁民之一。

  上岸后,由于對養魚有著特殊的感情,韓愛群帶著靠網箱養魚積累的資金,入股了貴州山至金生態農業有限公司,開展稻魚綜合種養項目,開始了她的新生活。

  所謂稻田綜合種養,是一種回歸傳統農業的模式。每年春天,谷雨前后,把秧苗插進稻田,魚苗也跟著放進去。放入稻田中飼養的魚日常于田里暢游,對水稻有除草、松土、保肥施肥、促進肥料分解、利于水稻分蘗和根系發育、控制病蟲害等作用。同時,稻草又為魚兒遮陰蔽日,通過水稻引來的各種昆蟲為其提供天然餌料,讓它們迅速“增肥”。在這片稻、魚和諧共生的環境中,稻田養魚、魚養稻,實現生態價值、經濟效益雙豐收。

  根據調查顯示,通過施用有機肥,稻魚綜合種養一年后土壤中的氮、磷、鉀含量可分別提高57.7%、78.9%及34.8%,土地的營養大大提升。同時,由于機械化耕作,有助于稻谷增加產量約5至15%。據統計,稻魚綜合種養畝產值達5000元至10000元。

  如今,兩年的時間過去,韓愛群通過稻魚綜合種養的大米,已遠銷上海、廣東等地,并于2017年在第六屆廣東羅定稻米節上獲得金獎。養出的魚,在本地市場供不應求。而這片600多畝的稻田,在2017年分別獲得國家級稻魚綜合種養示范區、全國稻魚綜合種養產業聯盟示范基地等稱號。

  除了養魚,我還能干什么?這是大多數漁民上岸后的心聲。

  同樣帶著對養魚的感情,播州區鐵廠鎮的漁民朱大生,今年5月從構皮灘水庫上岸后,在市、區有關部門的幫助下,以魚苗入股的形式,將庫區達不到出欄標準的魚放進了位于播州區鴨溪鎮池塘內循環養殖示范基地,繼續從事養殖業。

  池塘內循環養殖,是2012年我國從美國引進在江浙一帶試行的一項技術。去年,播州區在全省范圍內首次引進該養殖技術,積極探索低碳、高效、生態養殖模式。它是通過設備干預迫使水體在池塘內循環流動,把魚放在固定的流水池中“圈養”,通過吸污、沉淀等工藝,對魚類排泄物和殘剩的飼料進行收集處理后再利用,為岸上瓜果、花卉等陸生植物提供高效有機肥,從而實現養殖廢水零排放。

  和韓愛群不同的是,朱大生是今年5月被迫上岸的。雖然他明白,網箱養魚終究有一天要被取締,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那么快,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對于轉產上岸后的生活,雖有諸多擔憂,不過在市、區相關部門的幫助下,朱大生能繼續從事他喜歡的行業,這對于他來說,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一石激起千層浪,池塘內循環養殖技術在播州區試行成功后,全市各地漁民紛紛前來參觀學習。湄潭縣石蓮鎮漁民王廷國就是其中一位。去年,王廷國就前去參觀學習,今年5月將自己的網箱拆除后,在興隆鎮紅坪村選址,開始了池塘內循環養魚。

  鑒于多數漁民除了養魚,其他生存技能有限,愿意繼續從事養殖業的,通過開展相關培訓,引導從事稻魚綜合種養、池塘內循環養殖等新型養殖模式。對于發展其他產業的漁民,根據自身特長和意愿,政府在政策、資金上給予優先支持。目前,根據實際,播州區、湄潭縣、余慶縣等地均出臺了轄區網箱養殖漁民上岸轉產轉業扶持方案,對漁民上岸后的生計進行安排部署。

  生態養殖:漁業發展新愿景

  據統計,在我市縣級及以上的農貿市場,以網箱養殖供給的魚為主。網箱全面拆除后,群眾是否再次面臨吃魚難、吃魚貴的問題?

  省水產站研究員謝巧雄告訴記者,要解決漁業市場供應問題,一方面從眼前來看,要加大水產貿易,加強市場流通,及時補給市場缺口。另一方面從長遠考慮,通過新建池塘,積極推廣池塘內循環養殖模式,以小水體出高產量,走節約、高效、生態的養殖道路。同時,通過稻魚綜合種養,發展特色水產品,豐富群眾的“菜籃子”。

  趙譜遠告訴記者,其實從2015年開始,我市通過引進龍頭企業,在播州區、湄潭縣等地積極探索新型養殖模式。經過3年的探索實踐,目前,稻魚綜合種養、池塘內循環養殖均取得成功。下一步,我市將召開網箱養殖漁民上岸轉產轉業現場觀摩會,積極推廣新型養殖模式,通過示范帶動,補充市場缺口。

  今后,我市擬建1500到2000個養殖槽的(年生產商品魚3—5萬噸)池塘內循環、流水養殖基地,和稻魚綜合種養一起,形成“一長兩短”布局,使得漁業得到可持續發展。

  山上果子掉,水中魚蝦跳;壩上稻飄香,鄉村變新貌;生態種養園,農戶得實效;游子尋鄉愁,游客齊歡笑。趙譜遠告訴記者,這是今后我市漁旅一體化發展的愿景,更是對網箱拆除后的最好詮釋。


(責任編輯:羅遠銀)

評論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规则